PKUSC2014

我有特别的旅游技巧。

day -1及更早之前干的事情

可以用两个字概括:颓废。
到周四,总算想起了第二天要出发了。
然后调查了一下有多少认识的人会去pkusc。。
调查结果是浙江大概会有五个人去吧。。
感觉去的人数略多。。。要玩脱的节奏。
因为要回家整理行李,就不能住校在寝室过颓废的生活了。
然后去请假……结果请假失败,裘老师说之前我有没销的假,不能重复请假。。
懒得管那么多,直接闯校门。
发现居然已经有人帮我请假了。。请假时间是6.9-6.16。。
好像是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权限 帮我请了假。。= =
真是神奇啊。
但愿不是宿管大伯
总之就结束了长久的在二中的日常。
在回家路上一直在思考是谁帮我在6.9-6.16请假。。

day 0

早上没睡好。。冻醒了。。
在夏天被冻醒的感觉真是神奇啊。
赶到火车站的时候,csy已经到了。
听csy说这次他在火车站看到了jry。。
我有种不对的感觉= =
他说学军好像有4个人在火车站。
我当时随口回答:估计都是去thusc的吧。
csy反驳我说明天才是thusc报到日。。
当时我就想:
卧槽我调查出的浙江只去5个人的情报呢?
卧槽去的人不止5个?
。。。
然后上了高铁。
虽然不是第一次坐高铁。。
以前坐高铁都是去上海玩的时候坐的。。
第一次坐长途高铁。
在高铁上一路都在用之前笔记本下的轻小说打发时间。。
我一直都有自己阅读速度很快的错觉。。
于是下了十几卷轻小说打算一趟看完。。
结果下车的时候总计只看完五卷。
。。。
顺便一提偶尔看看铁路外面的风景也不错。。
不过我一直有我坐的高铁是严重倾斜着的这种错觉。。
问csy他表示没那么严重。。
看起来因为睡眠质量不佳我的平衡感都缺乏了。

下了高铁之后坐地铁去北大。。
折腾到了两点。。。终于到北大了。。
然后就去报道。
报道的时候要签字。。
看到表格。。
卧槽这次剧本不太对啊!
怎么这么多浙江的!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学军的金牌爷快滚去thu啊”——某不愿透露姓名的。。

看完报名表心就凉了一截。。。
感觉按我现在这状态大概就是啥都捞不到滚粗的命了。

然后签字。
毫无悬念地成为已签到人中字最难看的人了(没有之一)
思考了一下。。
好像一直以来。。我都是班里字最差的人= =
在小学时候这样,在初中时候这样,在杭二更不必说。。
感觉非常羞耻啊。

然后去参观考场。
电脑是win7的。。恩这点没啥异议。
配备vim。。恩赞。。
打开命令行。。
输入gdb
。。。
找不到命令?
卧槽没有mingw?
吓死了。。。
这时候一个老师过来吐槽我说这里有mingw的。。
然后我去D盘找到了。。
思考了一下。。
发现是没有配置路径的问题
。。
我不会配置路径啊。。
无论是linux还是win下面。。
以前在win下面装gdb、g++。。
都是自己乱搞然后搞出来的。。
linux更不必说。。apt-get后一般也不需要手配路径。。

当时就凌乱了。。
一想到比赛开始就要花上十分钟乱搞配置路径就浑身难受。
然后刚才指点我mingw目录的老师又来十分亲切地来教我怎么配路径。。
实在是太赞了。。

教完之后还跟我扯:“要啥gdb和vim,到时候记事本写好直接交啊,怕什么”

北大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各种意义下的。

然后就差不多了。。
接下来去看笔试考场。
发现考场里面有人在考试。。
恩这周已经是北大考试周了。
给今天要考数分的gtk点蜡烛。

然后就准备去宾馆了。。
结果走了好久好久才走到。。
感觉要迷路。。
我已经成为路痴了。

住进宾馆之后传来了学军众和我们住在一起的好消息

晚饭把gtk骗出来吃了一顿川菜。。
还逛了一圈北大。

回宾馆之后无所事事。。
结果熬夜到凌晨0点。。

这样子考试是要滚粗的,绝对。

day 1

0点睡。。
4点就被帝都的第一缕阳光照醒,真是开心啊。
维度高十度真可怕。。
我还是很怀念湖北那种7点钟天亮的感觉。。湖北真是适合赖床的地方啊。
宾馆的早饭也是令人感动。。
盐放得炒鸡多。。
加上没睡好。。也没好好吃。

赶去考场。。等了一个小时才进去

发现带机械键盘的不止我一个。
罪恶感减弱了很多。。
(反正我也不是那种喜欢用力敲键盘的。。青轴不会按太响吧)

上午考六题。。
总共三个小时。
上来看到第一题就傻眼了。。
想写python的。。结果想起来openjudge没有python。。
然后写了个暴力枚举年份的。。
居然1a了。。
csy拿下了这题的一血。。

然后看第二题。。
中文题面点赞。。我有点难以想象英文题面描述⑨连环的感觉。
然后我觉得这题我做过。。
yy了好久。。
然后发现自己好像yy出来了。。各种纠结。。
智商不够啊。。感觉高一的自己都能跳出来一眼秒这题。。

然后写了个高精度。。居然也1a了。。还是1血。。。

这时候榜里面CDF已经有人过了。。

然后看C题。。
是道不明觉厉的题目。。
跳过。。

看D题。。。
是一眼流的二分图染色+dp。。
感觉略一眼。。
然后就开始写。。结果写挂了。。
经过无数submit之后终于过了。。。
(幸好没罚时)

这时候已经有快十个人过了C了。。
然后我仔细看C题。。
发现了神秘的贪心性质——一个数如果被执行了+1操作。。以后肯定不会split。。
然后觉得恩很一眼。。
分裂logn次分出n个0然后不停+1。。
这样好像就是最优了。。
然后交上去。。wa了。。
发现自己有几处写挂了又交上去。。
结果还是wa了。。
论大胆猜想不用证明的坏处
然后发现第一个贪心性质没错。。
但是之后的决策可能不是先不停分裂直到有n个0。。
比如
4
0 0 0 2这个数据。。
cha掉了自己的做法后我又想了半小时该怎么做。。
得出的结论是二分乱搞(在某长度为32的区间二分真是舒爽)

然后写了一发交上去。。
居然ac了。。

这时候我就有4题了。。
比赛结束还有半小时。。
F题看完题意就知道点分治能做。。。

可是我觉得以我的代码能力。。
半小时写不完树分治。。
然后看到。。卧槽有人900b代码过了?有人1.1k代码过了?
肯定是数据弱
检查一下数据范围:n<=10000
恩n^2妥妥的。。

然后开始写n^2暴力。。

交上去各种tle。。
就弃疗了。。

最后半小时就啥都没干了。。
实际上我觉得这种树分治我写半小时还是写得出的。。
人考试就会犯逗嘛。。

考试结束后发现poj里面这题的题解有人写启发式合并的。。。代码很短。。
我估计那些1.1k过掉的应该不是暴力而是启发式合并吧。。

考挂自己弱。。

任路遥2小时59分绝杀太强了

下午考试。。
啥都没做出来。。
感觉不能更傻逼。。
两题滚粗了。。
某题贪心都想出来了。。
没加二分tle了真舒爽。。

晚上考数学
难度不大。。
很快就做完了。。
最后半小时觉得太简单。。
没必要检查。。
出考场后就想起来自己有至少两处笔误。。。
证明题笔误+立体几何算错。。sqrt6算成2sqrt6。。

妥妥的滚粗了。

顺便一说。。
上午考完试。。我身份证落考场了。。
下午考完试。。。我键盘落考场了。。
监考老师都快认识我了。。。

day2

上午抱着弃疗的心态。。
开题。。
发现标题有点眼熟。。。
打开B题看样例。。炒鸡眼熟。。
再开A题。。看到图片。。。
当时我想说。。
卧槽你找wf题也找一下不是同一年的啊。。
同一年的wf题全出出来太tm明显了吧!
(去年九月末我年少无知。。打算跟集训队进度做wf题。。结果做了wf2013的几道就做不下去放弃了。。)
没想到这次居然tm我做过的都拿出来考了!
卧槽。。
什么人品。。

开场过掉自己做过的两道wf题。。(当时写的naive的题解)

然后看A题。。
yy了半天感觉因为正方形可以翻转。。所以只要找个环就行了。。不用管自交。。
然后写了一个floyd就过了。。
真魔法。

这时候已经#1了。。
然后看E题。。题面特别长。。
我有点想弃疗。。。
看完卧槽这不是hnoi的矿场搭建么。。
怎么过的人这么少。。
然后就纠结了一下。。
因为我不会dfs。。回忆了一下tarjan。。
乱写了一发。。
wa了。。
当时有点绝望。。
发现自己多组数据有东西没清空。。
改完就a了。。
多组数据是我在考试时最讨厌的东西。。
没有之一。。

然后就弃疗了一个小时。。
俄罗斯套娃那题虽然很容易看出怎么区间dp。。
但是智商挂了。。写了个O(n^3lgn)的。。
(论学习插入排序的重要性)

不管怎么说#1了还是很开心的。。
至少从昨天的危险线拉回来了。。。


update on 6.16

day2 下午

开场看A题。。。
卧槽神题不会。。
题意:
给你个n=10^5的数组。。
定义一个连续子段的权值为它的长度乘以这个子段所有数字的gcd。。
问最大权值。。
一眼没想法。。就不管了。。
又扫了一眼标题。。
有道题标题是埃及分数?
卧槽那不是道迭代加深经典题?
想想我搜索技术不够。。
就放在后面做了。。
然后发现B题是煞笔题..
跪了一发才ac不多说。。
接下来发现C题是计算几何。
本来想弃疗的。。
结果发现是裸贪心。。
写了一发。。忘开lld跪了两发。。
然后想了想A题。。
发现大力出奇迹。。就a掉了。。
接下来就开始弄埃及分数。。
前一个小时写了个没开longlong的交上去。。
tle了。。
发现开longlong的问题后。。
就改了一下。。
结果wa了。。
最后一直在奋斗。。
我果然不太会搜索啊。。

(要是这题过掉下午也能收获一个#1了T_T)
最后就3题滚粗了。。

csy他前几场都挺萎靡的。。这场也4题收获了一个#1。。

考试的时候还有道打怪升级的题目。。
感觉挺厉害的。。反正没做出来。。
全场1ac。。只有一个人开场做出来(估计是做过原题吧,笑
以后再研究吧。

然后离开考场的时候因为考完虚脱了。。
啥都不顾就走出来了。。

结果键盘又忘在考场了。。。

我刚走出考场,监考老师就在背后跟我喊:“陈牧歌你键盘要不要了?!”
卧槽。。我考了四场机试。。两场落了键盘,一场落了身份证。。监考老师都认识我了。。
真是羞耻啊。


day2晚上

最后就是扯淡的面试了。
当时听通知说要面试三场就觉得有点不太对。。
估计是不同系的老师各来面试一次。
然后我是第一场第一个进去面试的。。
真是不能多说。
当时虚到爆。。
面试完的感觉就是:
三场面试,
场场神作。

第一场:
考官先让我自我介绍。。
我瞎扯了一通。。
然后扯了点别的。
就开始往奇怪的路线走了。。
老师:以前有没有写过什么程序啊?
我当时就想卧槽我tm没写过工程啊。。只写过做题用的。。最多就写个脚本自娱自乐。
就实话实说了。。说我只写过算法有关的程序。。
然后他就问:你喜欢算法啊,那你能不能说一下你最喜欢什么算法啊?
最喜欢什么。。。算法?
卧槽?
啥问题?
当时我就卧槽了。。。
发现自己也想不到什么喜欢的算法。。
想说主席树。。感觉气势不够。。
就说了一个欧几里得球gcd。。。
说完我自己都就觉得羞耻。。
然后老师看着我,一副“还有别的喜欢的算法吗”的眼神。。
我觉得我简直是羊如狼口。
又随口答了一个splay。。(如果数据结构也算算法的话)
感觉羞耻度更高了。。
幸好我这不靠谱的回答已经让考官提不起兴趣了。。
我当时计划他再问还有什么的话。。
就扔并查集了。。

。。。

对第一场的别的印象就是:
我每答完一个问题。。这个老师就会在纸上画一个圈/三角形/五角星。。
感觉特别虚。

第一场出来之后交流了一下结果。。
感觉rly神作指数比较高。。。
他们考场老师挑了机试的几道题目,让他讲讲怎么做。。
。。。。
面试面这个。。是考考生口头表达能力么。。
但是考官自己姿势水平要跟上考生水平啊。。
rly说他当时讲某题的时候,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rly:这道题可以用set直接过掉。
考官:set是什么,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么
rly:....

rly还说那考官对时空复杂度有一定了解。。追问他某道题的爆搜怎么算复杂度,目测是 理论计算机科学家

我第二场面试挺正常的。。
csy第二场面试的考官和rly第一场的一样,就不说了。。
czh第二场面试比较神作。。
开场:
面试官:请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
czh:你好我叫czh,我来自杭州市学军中学……(被打断)
面试官:杭州学军中学?什么学校,没听说过啊

面试官随便D高中真的好么。。

还有czh被提到各种奇怪问题。。
一个是:“简单介绍一下你对图灵机的了解”,这个我不吐槽。。。初赛题么。。不过面试问这个太那啥了吧。
还有一个是:“微软和腾讯最近闹别扭,矛盾中心有个叫xiaobing的东西,请问这是什么”。卧槽正常高中生会知道这是啥么。。
我和rly 百度了一下都没明白答案是啥。。
得出结论考官是逗比。。故意为难人。。

第三场我又神作了。。
进去,已经面了两场了,每场开场都是自我介绍。
这场也不例外。。我都准备好腹稿了。
考官:“请花一分钟用英文自我介绍。”
卧了个艹?
用英文?
我英语口音重可是从初中开始就全班有名啊。。。
(某同桌:一副日式英语的感觉,你是看番学英语发音的么)

听完这句话觉得有点科幻。。想让面试老师通融一下。。用中文。。
面试老师不让。。
羞耻地说完之后感觉自己没脸见班主任了(英语老师)

之后因为太羞耻。。都不记得第三场问了啥我答了啥了。。

总之面试就是这么神作。。面完赶紧滚蛋了。。

晚上想着考完了就可以浪了。。

熬夜到零点。

day3滚蛋日

会场里坐满了家长。。
一种家长比考生还多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我和csy做到了第二排正中。。
我闲着没事干,就开电脑看载好的轻小说。。
感觉人多的地方看轻小说还是很羞耻。。
就放弃了。。

一个老师在台上介绍了半天计算机科学院。。
介绍完了还说招办协议没有送到。。
然后给我们看计院视频。。
视频简直鬼畜。。很多场景出现多次。。是有多缺素材才会做出这种视频啊。。

然后就开始签协议了。。
我和csy都有一本签。。
签完就准备滚蛋了。。
rly第一个签,实在太强了。。

签完感觉可以浪一下了。。。
手上现金没怎么花。。
于是就去礼品店买了点纪念品带回去准备送人。。
本来day2的时候看到卖毛绒玩具,想带回去当纪念品送人的。。
结果问价格有点贵,一个一百多,就有点虚,当时觉得买三个钱包吃不消。。
现在考完了心情大好。。
直接买三个。。

还买了点别的。。

最后逛了一下未名湖,搞明白了博雅塔为哈叫博雅塔,但是不明白未名湖为啥叫未名湖。。
腿都走酸了嗯。。

高铁路上一直在和3g网络奋斗。
基本就是断线。。
我天真的以为信号满格=有移动网络
后来发现好像火车自带信号发射器。。但是3g网络还是要靠基站。。荒郊野外没有基站就跪了。。
简直了。。

很晚到家。。
一成不变的日常的再开始。

the end。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