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迁避寒记

故事讲得有趣,游记才会有人看。

先摘录一部分和yf的对话。
我:"今天也是颓废的一天。。。"
yf:"你整天在机房不是打游戏就是打游戏,就不能有点精神追求么?比如看看小说电影之类的"
我仔细思索了一下。。发现自己确实没什么精神追求。。准确说根本没啥追求。。连物质追求都没有(以前我还幻象过在学校吃上完美的晚饭的,现在已经没这追求了)。

丧失追求的日子过起来很轻松,得过且过混日子,时间过得飞快,一下子就到了12月。

期间因为精神恍惚还错过了学校里几个妹子、基友的生日就不谈了。

总之我就是这样行尸走肉般地坐上去北京的火车的。

12月11日

在我发现我去北京对于很多人仅代表着"这周没有外卖吃了/这周没法来机房补番"之后,便悲痛欲绝地离开了学校。

直到晚上九点才觉得有点必要复(预)习一下抱抱佛脚,适逢vfk在uoj上弄了两道模板题。。发现自己当前的水平既不会fft也不会sa。然后就学习了一下自己以前的代码。。一边看一边思考我现在到底有没有高一时候的水平。。

打完后缀数组就去睡觉了。。


意味不明的分割线

然后在临睡时想起去年10月国庆的时候怒闯学军的故事。。

伪装成湖(fu)南(lan)人。。听了zrp啊lc之类的课。。还顺便考了两场。。
今年学军集训却没有这个勇气了。

其实当时听了哪些课没有印象。。
实际上印象最深的就是zrp请了我一杯奶茶喝= =。
其次就是上面再讲课的时候我八成在写椭圆曲线。

想当年爷可是文化课竞赛两把抓的。。

现在去上个数学课,发现连数列题都不会做了。。


其实之前看了一下今年的学军集训题。。发现没一题会做。。
毕竟现在已经是看一题,读完题就开始找题解的状态。
发现各种fft啊虚树之类的东西。。还取名叫thu集训模拟。。
感觉自己已经被时代淘汰了。。

于是在时代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地入睡了。

12月12日

登上了开往北京的高铁。。
不知道为啥。。高铁上2g流量不能用,4g流量却能用。。
总之坐了若干次高铁之后。。我也终于换成4g了= =。终于能在高铁上烧流量了。。
于是码起了fft。码完后发现自己集训队作业做不完了。。就在高铁上写了一道。。

插曲:
csy中途在高铁上上了一下洗手间。。我们这个车厢比较特殊。。洗手间是马桶型的。。
然后csy为了冲洗手间。。下意识按了一下马桶上的按钮。。结果!发出了警报声!
发现那个按钮是“紧急呼叫按钮”。。然后他就逃出来了。
现在高铁的设计真赞啊。

发现自己集训队作业终于做了50道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于是愉快地颓起了i wanna。。
结果卡在耐久boss了。。连续两次快要干死的时候被反杀了。。
最后一次就差一点了。。然后游戏崩溃了。。
掀桌关电脑。。然后恰好就到了北京了。。

坐地铁坐到了北大东。一出地铁口就碰见了两天前到北大的洪鹄。世界真小。

在寒风中走了一路。。到了清华园宾馆。途遇镇海众,寒暄之后就艰难地进入了寝室了。。

主席表示刚跑完3km要借用宾馆的房间洗澡。。然后我们得知了大清下午5点前不供应热水的故事。

期间扯了会淡,就去吃饭兼参观清华校园了。。

感觉thu的紫荆公寓。。比起pku的宿舍。。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pku的宿舍从外面看就挺寒酸的= =。

当问及如何应付晚上熄灯断网时。。

主席指了指桌上的黑色物体——“我们用锂电池供电的。”
感觉略叼。

主席请了一顿披萨。。吃得挺撑的。

回去的路上去了一趟超市,结果在超市里热得汗流浃背。。
北京室内真心比杭州热多了。

回到宾馆后颓了会游戏,看了下B站,就到11点半了。
由此感觉11点就断网真是糟糕的制度。

洗澡发现客房桌子上提供了直尺圆规之类的东西,茶几上还有手电筒。。
thu的宾馆真是神奇啊。

洗澡发现居然配置了浴缸。。感慨起了腐朽资本主义的黑暗(雾
然后就睡觉了。

12月13日

我没有意识到美好的东西都是虚无缥缈的,"世界上还是悲剧多一些"。

因为报到日实际上是13日,所以我们算是提前到的,住的房间自然不是组委会安排的而是自费的。
于是在捣鼓了一通之后我们从亮堂的三号楼搬进了阴暗的一号楼。。据说比之前住的房间便宜了100。。
然后桌上的直尺圆规之类的自然消失了,更不用提那浴缸。房间面积大概缩水1/3。。
而且之前房间自带无线路由器,现在房间只有一条有线,只好靠我的笔记本充当路由器给csy供网了。。

中途顺便领取了参赛证之类的东西。
值得吐槽的是每个选手送一提水果。。以及一件印着思考熊的衣服。
意义不明。

感受了一下吉野家的威力,感觉可以把餐券撕了接下来几天去外面吃了。
下午补了补弹丸论破外传,颓了颓游戏。
到了试机时间就滚去试机了,中间做错路走进了FIT楼。。
于是就成了比较晚一批进入机房的了,于是就随便找电脑开。

结果!连开五台。。都不能开机。。THU机房的电脑略叼啊。。
还有几台能开机没鼠标。

总之搞了半天。。终于开起来了一台。。发现THU机房装了全套360。。感觉有点厉害。
听说试机的时候会提供试机题。。说起来除了noi的时候。。我一次试机题都没做过。。
然后到处都找不到,结果别人告诉我tsinsen爆炸了所以没有了。。。

感觉是一个梦幻的开始。
所幸ftp还没有boom,能从上面下下来vim之类的必要工具。。
当然,半年都在颓废的我早已忘记了vim的配置方法。
纠结了好久才蒙出来。

旁边的@delayyy发现没有emacs。
点蜡烛。
据说能上交一下必要程序,第二天ftp挂上去。
(结果好像到考试的时候我也没看到emacs安装包。。vim大法好)

总之我是打着试机的幌子在烧流量逛B站,一不小心没把握好时间就成了最晚离开机房的人(顺便烧掉了近1G流量,感人肺腑

知道csy把我拖到寒风中后。。我才意识到开(晚)幕(饭)式的存在。。

因为qx昨天说要今天晚上7点半请我们和主席、gtk以及大bug、昊哥吃饭。。。我一直惦记着这个,然后忘记了开幕式也提供晚餐。。

然后发现自己差点忘带了入场券。。不过看到hza也进来了之后,我意识到入场券聊胜于无。。
然后坐下来等了好久。。人都不见来齐。
最后大概估摸着人到得差不多了。。就领导讲话。。然后开吃了(实际上我没注意讲话的是谁。。似乎是杜子德)

晚饭尚能接受。。其实唯一能吃的感觉就是西瓜了。。
不过csy倒是身先士卒抽了10根肉串。。成为了肉串小王子。

我吃西瓜到吃饱之后,就看到了clj等出题组的人,于是掏出手机想拍一张5dm,但是手机镜头一对准clj。。就重启了。。
悲痛欲绝之后我就偷拍了坐在圆桌正对面的杜教和策爷。。这就是后话了。

然后出题组也坐下来吃饭了。。这时候主席找我抱怨他饿爆了。。感觉他是出题组里面没来吃饭的少数人。。原因是naive。。你看人家hza都来了。。然后我觉得没啥事干,打算六点半就提前离场,让qx把请客时间提前了。。

然后就发生了当天最扯淡的一件事。。
我抓起抓桌上的围巾,csy背起书包,同时起身准备向门口、向夜宵、向着五道口购物中心迈进的时候。。dzd雄厚的声音想起来了:“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是吃太多了还是根本没吃?”

我感觉“吃太多了还是根本没吃”这问题问得很精妙。。感觉回答什么都要被拦住。。就怂了,尴尬地坐了回来。

然后发现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和csy以及dzd身上。。感觉非常羞耻。

不过怎么说最后还是逃出来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然后就和主席、gtk等人碰面去敲诈qx了。。

一开始打算去吃人均花费最贵的全聚德。。但是主席和gtk表示烤鸭没什么好吃的。。
然后qx提议去吃东来顺。。
在顿了若干秒后。。我意识到那就是当时北京八十中冬令营时候fjj请我们吃的一个地方。。当时我们享受了一把花式串味花式吃法的火锅。。简直就是精神污染。

不过主席表示那次只是我们打开方式不对,于是我们就朝着东来顺的方向进发了。

中间感受了一下thu和pku对待acm的态度。感觉两个在这方面都挺任性。。但北大更有钱一点。(问我大学不打acm为啥要关注这个?我也不知道)

以及感受到了大学狗作业比高中还多的艰辛。

历经艰难险阻之后终于到达了东来顺,不过那里排满了人等待叫号,qx领了一张号码。。提示我们前面还有两大桌。
号码单上还写着等待时间超过30分钟送双拼蔬菜,超过一小时送一份烧饼之类的东西。
我们感受到了东来顺的信心,于是我们以为很快就能排到。结果等了约摸20分钟都没有。。

发现事情并不单纯后,我们决定去别的地方解决问题。。

大bug表示自己今天早饭中饭都没吃,主席表示自己饿了好久了,打算去"吃星巴克喝必胜客"了。

然后就随便找了家港式餐厅坐下来了。。隔壁是一个伪装成正常餐厅的阿三餐厅。。差一点进去干恒河水。
qx请客的时候还煞有其是地说什么以后有人办公司上市之后要分他5%的期权当报酬之类的balabala..
为了吃这顿饭大家纷纷虚伪地同意了。。(雾)

然后就回宾馆逛逛B站打打游戏。。熬到10点才睡觉。
(考前熬夜就是滚粗的开始

12月14日

意识模糊地爬了起来,发现今天早饭没供应什么正常的食物,拿了茶叶蛋和比较酸的包菜之后,我觉得早饭可以放弃了。
然后行尸走肉般地爬进了考场。。发现我的考点居然不在试机的那个房间而是在隔壁。。试机的房间是win7,而我考试的地方是xp。。不过有一样东西没有变,那就是是同样装备了全套360.

而且发现xp里面路径没有gdb。。感觉没有gdb就不会调程序了。。然后ydc帮我找到了一个超古老版本的gdb。。
总之莫名其妙地考试就开始了。。

然后发现第一题什么球子集的异或的k次方的期望。。看着一直很蛋疼。。强迫症表示总想在“异或”后面加上“和”字。

第二题数据范围挺小感觉不太可做。。
然后看到什么"A男生喜♂欢B男生"之类的句子。。意识到是clj的题,就放弃了。

然后发现第三题是傻逼题。。压位线段树随便搞搞。。就决定写第三题。

搞完第三题后推一推第一题。。首先发现n=10^5是废条件,消元后就是63个。。。

发现k=2挺好做的。。扩展到k=3就稍微麻烦一些,然后打算分类讨论时,考虑i\j\k三个位同时为1的概率,只考虑这三位,发现有2^3种向量存在,那么要讨论2^(2^3)种情况。

感觉有点麻烦,然后感受了一下,找了找规律,发现对期望的贡献差不多是2^(i+j+k-向量空间的维度)之类的东西(记不清了)。。
然后思考一下发现四维五维大概也是减个向量空间维度。。

然后就弄出了一个的做法。。
感觉有点怂,观察了一下发现既然期望不会超过2^63。。那么实际上给的数大小不会超过。。所以有用的位不会超过。。

那么就是

写起来挺好写的。。

不过我写到一半的时候意识到64/k挺小的。。都可以2^n枚举了。。然后开始放下想的做法写暴力。。
然后发现暴力卧槽好像要高精度。。2^63怎么看怎么蛋疼。。然后又回头写之前的那个做法。。

搞来搞去时间就不够了。。然后对拍各种出错。。。各种调不出来。。

焦头烂额的时候就结束了。水平还是太差。。

出来后csy表示他第三题都有点怂。。写了树状数组*60.。说感觉要垫底。

感觉要杭二垫底队了。

出来后就直奔午饭。。

又一次感受了吉野家的温(恶)暖(意)

决定再也不要吃吉野家了。。

吃完午饭后回到宾馆,发现自己的电脑开不开了,然后提示什么我的电池已经被永久损坏,什么请连接电源之类的。。
流下了感动的泪水。(2月份才买,12月份电池就跪了)

然后知道了成绩。。明明能220的却只有170.。第二题只有50分。
值得一提的是csy的60个树状数组拿到了90分,令人欣慰,可喜可贺,证明了背景写得又臭又长的出题人很有可能是sb的真理。

然后和yf开始打dota2。。结果打了一局膀胱局。。打到70分钟还没有结束的意思。。然后这时候已经快3点了。。
然后就意识模糊地强制退出游戏滚去听题解了。

到的时候好像错过了最基情的一幕。意识模糊地听完题解,发现也不是特别不可做。
但自己就是170滚粗了噜。sigh。

回来之后继续新番看看,游戏打打,人生过得充实而没有希望。

12月15日

吃早饭的时候我想起主席跟我说过他们这一届出题的只有他和mato。
然后产生了今天会考mato题的预感。。顿时吃不下饭了。。然后把这个预感告诉了杜教。。杜教表示有点怂。

然后到了考场,果然看到了梁宏宇。
当时就卧槽了。。(这叫纯爷们的直感!)
感觉今天已经可以GG了。

今天的题目居然是挂在tsinsen上的。。(为什么要说居然

开了第一题,是裸的插头dp。。然后开了第二题。。卧槽是lzy的题。。做个蛋。。
最后开了第三题。。发现40分随便拿拿。。然后感觉有点像二分图。。

思考了40分钟。发现23两题没一道题有满分做法的思路。。第一题作为半年没写代码的人来说基本上没希望写出来。。

然后只好弃疗了。。
第一题写了个插头dp。。想拿个60分。。感觉自己想的满分做法似乎比较鬼畜。。事实证明自己比较naive。
推了半天第三题。。就是不会做。。
然后就没有时间了。。只剩1小时。。然后看了一下lzy的题。
感觉kd树+暴力说不定能拿50分。。
然后开始写。。发现样例都过不了。。要爆炸了。。
流着汗再读了一遍题。。发现意思好像是要解方程得参数而不是直接把函数作用到输入数字上。。
函数是
我机智地求了个导,发现导数是,然后机智地使用了牛顿迭代法。。
(考完后我为自己的机智叹服)

然后我机智地先写了kd树版的暴力再写了裸的暴力。。

然后利索当然的没时间对拍。。拍了下第一题发现自己插头写错了。。各种出错。。但是根本调不动。

考完后分数出来。。发现第一题挂成40分,第二题0分。第三题0分。
心如刀(do)割(ge)。

然后有人说第三题是spj的问题,还在处理。
感觉就算第三题拿了40分也就是80分滚粗的命。。。

考后被杜教教导第三题就是裸的稳定婚姻。。不过罢了反正告诉我我也写不出来。。

然后非常想婊lzy。。以及今天的题。。第一题一眼流,第三题(伪)一眼流。。第二题秀下限题。。

"说句大话,今天的题我可以ak的"

不过之后qx请了一餐牛肉拉面。。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然后和主席一起慰问了一下100分滚粗的杜教。。主席表示他在看完了lzy的题后,自信出的题应该不会被婊了。

慰问的时候忽然发现杜教昨天改了签名。。说“卡常数强行艹”,结合今天mato出的卡常数。。体会到了flag秒收的快感。

以及今天下午3点THU有思修课。。主席和lzy等人都要去上。。恰好和讲题冲突。主席说终于可以上一节没有lzy的思修课了。

然后下午3点的时候。。讲题的只有王康宁一人。。pty有事走了。。然后lzy一直没有过来。然后扯了很久的淡之后进入了等lzy状态。等到了3点40。。lzy都没有来。在意识到被放鸽子了之后。。就和杜教冲出去逛超市了。
杜教表示已经受不了吉野家。。没吃午饭。。
采购了若干泡面以及在超市试吃点秀了下限之后。。就携着接下来几天的干粮回去了。

其实心情很不好挺想婊lzy的。
但是想想毕竟大家这题分数都差不多。。也无所谓了。。虽然他题目傻逼但是我爆0未免显得更傻逼。。
而且第一第三题如果我有当时浙江省选的代码水平与智商说不定还是做得出来的。。
毕竟当时省选一试还是总计码了15k代码的。。。

考挂自己弱。

12月16日

oi再见。
翻盘无望。

30分滚粗。
试图写3d凸包。
爆0。
写暴力做第二题。
mle爆0.
就连分段打表也没想到。
就第一题拿了30分暴力分。

其实也没啥好遗憾的。
玩了半年还指望能搞出成绩。。如果成功了才是对努力者的不公平。


晚上去吃东来顺的火锅。。分析了一下局势。
发现自己除非明天A掉王强松和主席的题。。才有可能翻盘。
感觉除非爆种没啥希望啊。

主席说他出的题有可能跟我讲过,如果我能想起来的话说不定能做,说当场a掉大概相当于独立想出COT。。
感觉我这记忆力。。应该是没希望。独立想出更没希望。。感觉自己在数据结构方面也就是常识的水平。。

学习杜教立flag。。
"退役之战。。。主席就是屌!"
明天继续滚粗的话,就肯定是宣布死刑了,考得好说不能改无期。。

12月17日

脸比较好。。
骗了个标准分。

主席的题考试的时候还是想出过能a的做法的。。(分解质因数,然后合并。。这样修改就可逆了。。能过)。
水平太差没有写。。求稳就写了树套树。

中途还yy了一个离线的。。能有87.5。。但是以为复杂度太高没写。。(想什么系列

然后莫名其妙第三题拿了80分。。第一题拿了暴力分就标准分了。(upd:重测后好像不是了。。不管了)

似乎这样的话能略微弥补一下前两天的颓势。。虽然目测总分还是没进前15。。但是比起28名还是有希望一些的。。

就是说你运气不能太差。

想了想还是扯一扯流水账。。


早上昏昏沉沉地醒来。。因为自己前一天喝了点啤酒,所以还是挺困。。意识模糊地去吃早饭。。早饭的时候杜教表示前天买的泡面中。。因为试吃而买下的养生泡面是黑暗料理。。杜教:“i'm angry”(雾)。吃过那玩意的csy则表示还能吃。。不明真相。

但是就算不谈那养生泡面。。每日提供的早饭也根本不能吃。

随便糊了几口西瓜之后就权当自己吃了早饭。

然后赶去了考场。

不得不提我用了3天xp后,我终于从windows xp的考场换到了win7考场。。

开始前心情大好。。
开始后发现没一道题能想出正解。。

于是光荣弃疗。
搞了一下T2。。yy了几个实际能高于75分的做法。。。但是比较蠢以为拿不到没有去写。。
感觉确实有点眼熟。。但毕竟不会做。就在注释里扯了一下淡。然后交上去了。

摘录一句注释。

//good bye the cruel world

搞了一下T3。。发现妈蛋找不出几何的规律。。数据规模这么小就怒上单纯形了。。矩阵好像不能保证一定是整数解。。懒得管了。
最后T1搞了一下暴力,发现50分也不是不能拿,因为数据随机改一下暴力姿势就能过。。

考完后主席跟我说我30+75+80。。标准分了。。
原因是wrs一开始没有卡单纯形。。临时加数据把单纯形卡了20分。。

"就是说你运气不能太差。。"

中午和杜教wrs主席csy去吃吉野家。
心情大好。

感觉解放了。

upd

因为主席的数据有问题。。模数有负数。。重测后。。wys a掉了。。
然后一些人的成绩发生了变动。。我就不是标准分了。。

第一题没拿到50分还是比较伤的。

goodbye the cruel world。
THU再见。。oi再见。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